抗美援朝影响了台湾问题的解决吗?(图


  但了解朝鲜战争进程的人都会知道,此种论调是一种颠倒了历史因果和顺序的臆断。因为,美国出兵台湾是在1950年6月,中国出兵朝鲜是在同年10月(朝鲜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是两个不同概念的军事行动)。在美军控制台海的形势下,中国因缺乏海空力量,已没有希望解决台湾问题,只有选择在朝鲜对美军实施反击。

  在金门战役中,在大陆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解放军遇到仅7000米宽的海峡,便出现严重挫败,想渡过平均宽度超过200公里的台湾海峡,更是难而又难。为此,1949年夏秋以后,中共中央要求突击建设海空军,希望两年内能压倒的海空军(后来看这一时间表是过急的)。但即便实现这一目标,也不可能在渡海时突破美国海空军的拦截。

  按美国的规定,政府决策的历史档案过30年可以解密,因此白宫有关干涉台湾和朝鲜战争决策的内部讨论在80年代都基本公开,其中细致到总统、国务卿等人的发言,只有少量涂黑的部分(有关情报来源的)仍属保密范围。看到这些资料,便可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寒”。美国想控制台湾,已蓄谋多年,何时下手,则要看时机和全局利益。

  早在1853年,美国的佩里将军率舰队打开日本的国门,同时看出了台湾作为西太平洋岛链重要一环的显要位置,最先提出应将其控制。1895年清王朝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1943年中美英三国发表《开罗宣言》,宣布要将台湾归还中国。美国做出这一许诺,主要是想拉住蒋介石对日作战。1945年抗战胜利后,抗美援朝影响了台湾问题的解决吗?(图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却因横征暴敛在1947年2月激起民众起义,酿成“”,“”势力乘机活动。此时美国政府从控制西太平洋的目标出发,声称对日和约未签订,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1948年秋蒋介石在大陆兵败如山倒,美国政府认为无力出兵广阔的中国腹地,便开始研究如何控制台湾。

  从美国的档案看,政府决策者们虽对蒋介石的腐败无能大感失望而想“弃蒋”,却大都不愿“弃台”。有人主张军事占领,有人主张让台湾“自决”或“联合国托管”,有人主张支持孙立人、吴国桢这些“留美派”推翻蒋介石而在岛内建立亲美政权。

  最积极要求控制台湾的是军方将领。他们从军事角度出发,强调要占据从阿留申群岛、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到台湾的这条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作为把太平洋当成“美国湖”的屏障。1948年11月24日,曾主持“火攻东京”的总统特别军事顾问李海签署了军方“关于台湾战略地位备忘录”,提出应“不使统治台湾,确保一个对美友好的台湾政府”。此后一年多时间里,美国军方报告围绕着“不让福摩萨(西方对台湾的别称)落入之手”提出过多种方案。

  1949年12月,出访苏联,因谈判不顺利而滞留。西方甚至传言,他被斯大林“软禁”。杜鲁门就此感到离间中苏有望,于1月5日发表声明,以英语现在时态表述,“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局势”。1月12日艾奇逊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讲话,声称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安全防线是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到菲律宾。在这条防线中,既未提台湾,也未提南朝鲜。

  事后看来,杜鲁门、艾奇逊讲话的主要目的,是争取新中国不要倒向苏联,而这却被中苏领导人解读为,美国不会干涉台湾和朝鲜。当时的斯大林办公室主任在90年代回忆,这位“世界革命领袖”对艾奇逊的声明仔细研读了好几天。俄罗斯解密的档案也显示,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改变了过去不允许朝鲜北方南下的态度,同意了北方的统一计划。事后看来,这是斯大林对美国战略的误判。

  1950年2月14日,在斯大林、出席的仪式上,中苏两国签订了《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一条约的意义,按的话讲就是“请好了一个帮手”,使中国从苏联那里能得到重要的经济和军事援助。不过,条约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那便是,美国高层看到争取中国已无指望,对武力干涉台湾很快统一了认识。

  4月7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交了NSC-68号文件,确定在远东要转为强硬,保卫南朝鲜的方针也坚定下来。同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应支援军保住台湾,国防部内部也以建议书的形式支持了这一意见。5月16日,美国国务院特别顾问杜勒斯提交了“台湾中立化”备忘录,得到了总统和国务卿的赞同。接着,远东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又提出了一个著名论点—“掌握在手中的台湾就好比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并提出,台湾归还中国之说应重新考虑。

  另一方面,全国解放之初,新中国领导人对国际事务还不是很熟悉,对美国干预台海估计不足。看到美国内部表示要“弃蒋”(其实不等于“弃台”),杜鲁门等人也宣布无意干涉台湾,中共中央批准了台湾战役计划。这一预定于1951年实施的计划认为,美国不可能出兵干涉,至多会派一些日本雇佣兵,协助军保台。

  1950年春,解放军建立了第一个航空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