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吃的都是糊糊?这些国家的黑暗料理让


  老艺术家曾经给各位科普过国内的黑暗料理,大家反响很激烈。这些看似黑暗料理的菜式,实质藏着不少让人着迷的精品,比如苋菜梗,臭得惊天地泣鬼神,却广受文豪青睐。

  但这一次,我想跟你科普一下我们公选出的黑暗料理国度。什么?英国?还排不上榜呢。抬头打下觅食计栏目名时,我们犹豫了几分钟。

  有一段时间,吐槽英国黑暗料理成了一种风尚。包括又油又膻苏格兰名菜哈吉斯羊肚包、45 度仰望星空的沙丁鱼派,滑唧唧却没味道的鳗鱼冻,加上万年不变的炸鱼薯条。

  类似的口碑黑暗料理大国还有以臭鲱鱼罐头著称的瑞典,连汽水都要做成咖喱香肠味的德国,以及发酵鲨鱼肉很销魂的冰岛。

  用一位常居伦敦的朋友的话说,如果你觉得欧洲只有黑暗料理,可能只是因为穷。

  作为看客,大家只想找个乐子,下意识忽略了英国德国的米其林餐厅、北欧的先锋料理和优质食材。在真正的黑暗料理大国,是众多饮食单调的国度,是你就算有钱也没有选择。

  家家户户只要不是穷得揭不开锅,厨房里一定会有一只粉碎机,任何食材和香料都可以被放进去打成糊糊。所有菜肴的区别只在于,材料的种类和香料比例不同,红色糊糊是加多了红辣椒粉,黄色糊糊是姜黄粉为主、印度人吃的都是糊糊?这些国家的黑暗料理让人怀疑人生白色糊糊是酸奶,绿褐色糊糊则来自小豆蔻和胡椒粉。

  口感?不存在的,人家吃的不是土豆、不是洋葱番茄,而是香料。 大大小小香料罐占据了印度人厨房的半壁江山,相信我,只要给印度人一个土豆,他保管能用香料和粉碎机给你做出五种不同的糊糊。

  有一次,旅舍的印度房东声称要给我做大餐,肉是不期待了,结果端上来两个不锈钢盘子,红色的番茄汤糊,和吃起来好像馊掉的白色汤糊,除了零星漂在里面的绿色咖喱叶和干辣椒,没有任何实体。

  他津津有味地就着吃了两大碗米饭,告诉我,剩下的白色糊糊饭后当饮料喝下去哦,有助于消化。

  要知道,印度人吃饭主要不是为了感官享乐,而是一种医学和道德的行为,关乎不同的信仰。糊糊易于消化,不会对身体产生负担,香料也有各种药效,那就很容易理解了。

  这几年,摩洛哥塔吉锅(tajine)披着健康时尚的外衣,风靡欧美各国,就连法国高端厨具品牌酷彩都出了铸铁塔吉锅,用来烹饪北非菜。其独特的烟囱形状可以将水分牢牢锁在锅内,使热气不断循环,又非常节省水,听起来像是会做出美味佳肴的设定。

  错不在塔吉锅,而是做菜的人。在摩洛哥各个城市吃到的塔吉锅炖菜,几乎都堪称黑暗料理,蔬菜乱炖勉强吃得过去,而牛肉乌梅塔吉锅就是杀伤力十级的龙卷风了,牛肉柴到完全咬不动,简直是牛肉化石,水果甜味的汤汁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最可怕的是另一种柏柏尔人的主食——库斯库斯米(couscous)。虽然看上去像小米,实际上是一种蒸粗麦粉,搓揉成小米形状的颗粒而已,晒干后可以存放数日。食用前只要稍微一蒸就能吃,浇头基本是轻简的水煮蔬菜,如西葫芦、胡萝卜、土豆、洋葱等,茴香、孜然、罗勒等香料也不能少。

  看起来还算正常对不对?蓬松柔软、粉糯糯的样子,如同一个巨型的蒸蛋糕。问题是,没有味道啊!软塌塌的像吃进一肚子空气,只能说放在我面前的是一份粮食,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和美味挂钩,确保自己不饿死而已。

  第一次走进埃塞俄比亚首都的餐厅时,近视眼的我远远望去,发现每个人桌上都放着一块脏抹布。餐厅还算高档,这算是什么情况?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埃塞俄比亚的国菜——英吉拉(injera)。

  英吉拉用当地特产的苔麸(teff)和少量面粉混合发酵后制成,成品呈灰白色的蜂窝状,而且带着一股馊掉的酸味,颜色越深酸味越重,摸上去有种奇特的海绵质感,简直不像是能塞进嘴里吃的食物,怎么说呢,大概就类似于白醋蘸馒头的味道吧。

  吃法也很有讲究,摊开这块抹布,往上面放一小堆一小堆的配菜,有蛋黄酱、豆子酱、炖蔬菜、炖牛肉等等,每次用右手掰下一小块,卷起酱汁,飞速地丢进嘴里,因为大家常常围在一起分食英吉拉,如果手指碰到嘴巴会被认为不干净。

  所以在埃塞俄比亚最可怕的记忆就是,你必须又快又准地把酸抹布一角丢进嘴里,不然就是酱汁撒一脸的后果。

  如此美丽又好客的伊朗,却令不少资深旅行者都望而却步。旅行圈内流传着一种说法:伊朗的波斯菜比印度糊糊还难吃。在印度已经需要自带榨菜和泡面度日,那伊朗该怎么办?勇敢者决定去当一回小白鼠。

  现在伊朗普通民众吃的菜以炖为主,看起来就是一个——迷。原材料是正常的牛羊肉和蔬菜,也不知被伊朗人施了什么魔法,最后出来的菜竟像印象派画家的作品。

  白色、黑色的神秘酱汁在绿褐色的糊糊上随意流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