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内容”的主导权


  向大众表达并不是人们的普遍刚需,同时大多数人也并不明确自己在闲暇的时候想看什么东西。所以纯社交不聊天的App不得不面临两个问题:如何让用户发东西,以及如何让用户不会把时间流刷空。

  有关“内容”的主导权,很可能将以一种更“民主化”的方式,属于快手和今日头条,属于每一个有血肉的普通人。

  2月6日,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的一篇“内部演讲”实录被传到外界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和人工智能成为了百度新四大方向,而最原始的内容分发被摆到了第一位。

  百度是这两年移动互联网泡沫的一个风向标,从智能硬件到互联网金融,从本地服务到人工智能一个没落下。

  有人说,百度折腾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觉得内容分发最赚钱,所以现在要重新搞个今日头条了。然而,一年收入60多亿元的今日头条(当然百度还是比这赚的多)却并不这么想,它看起来特别想做社交

  从与“内容分发”这四个字最贴近的新闻客户端来说,今日头条似乎不应该和百度平级,而只能和“百度新闻”对垒。

  有趣的是,同样作为新闻客户端的百度新闻和今日头条,十分默契地在去年临近年末搞了一次大改版,让从Web1.0时代产品形态基本就确定了的新闻客户端有了一点新的样子。

  改版后的百度新闻客户端主推一个叫“聊新闻”的功能,这个功能运用了人工智能技术,让读者可以在和聊天机器人的一问一答中了解当日的新闻。这个场景像极了老百姓茶余饭后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把长新闻拆成了短新闻,把被动学习读者想看什么变成了主动问读者想看什么。整体体验下来还是不错的,尤其解决了推荐算法冷启动的问题以往一个新的用户来到由推荐算法驱动的客户端时,总要调教一段时间才能看到自己想看的内容。

  其实,今日头条似乎更需要这个“聊新闻”的功能,但今日头条没做这件事,而是把一个“+”的符号放到了APP底栏的正中央点开之后你可以像在微博上那样发布文字、图片和视频。

  这个功能叫“上头条”,从去年7月开始邀请测试,你需要获得头条的官方邀请才能看到它。受邀用户无需注册头条号,可以直接向粉丝发布短文字、短视频和图片,同时这些内容也会被分类到不同话题进入头条的推荐引擎,从而被没有关注发布者的人看到。

  自QQ、微博与微信垄断了社交之后,纵使资本的泡沫再大也没有吹起另一个社交巨头,仿佛市场已经成了一片死海。但是,现有的社交渠道真的满足了所有人么?

  不需要经过严谨的调查,只要通过微信群发问一下好友就知道:向大众表达并不是人们的普遍刚需,同时大多数人也并不明确自己在闲暇的时候想看什么东西。所以纯社交不聊天的App不得不面临两个问题:如何让用户发东西,以及如何让用户不会把时间流刷空。

  对于前者,微博在早期做的很好,从饭否、Twitter引入大量的互联网核心玩家之后,又大举签约明星入驻。借由这些本身有表达欲和表达需求的人去填充内容,再通过这些内容去吸引他们的粉丝。在后者上,新浪微博把时间流改成了乱序,然后插入了大量用户没有关注的推荐内容。

  短时间内看起来这两个问题都解决了,但在微博辐射较弱的二三四五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这种渗透依然是非常有限的。

  春节吐槽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年轻的、大都市人在微博上吐槽自己身边的乱象,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在他们所鄙视的聚会上对着亲戚乖乖地笑脸相迎。他们为什么不敢在微信朋友圈上那么放肆地吐槽呢?或者哪怕要吐槽,也得先给朋友圈好友分个组。

  这反而充分地证明了微博社交应用其实并没有下沉到广大的二三线城市及农村地区,即便这些地区的人有下载或注册微博,也可能只关注有限的发布内容,无法在微博上与这些年轻的城市势力形成舆论上的对抗。

  大家都说在线视频已经饱和,直播已经泛滥,但快手GIF却依然能够平地而起。同一话语体系所能容纳的人群永远是有限的,既然微博覆盖不到,那么没有理由别人不进场,但问题是,为什么是今日头条?

  2014年的时候,微博上营销号抄袭的现象比现在严重的多。而且都是那种原创能力基本等于零,完全靠复制小号做起来的营销号这对于原创作者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但对于用户却反而是一件好事:

  作为一个爱看笑话的微博用户,用户为什么要费劲地去寻找100个段子手,而不直接关注一个抄袭100个段子手的营销号?

  笔者当时曾经设想过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想法后来和今日头条的做法相似就是让用户不只可以在微博上关注人,还应该可以关注话题。而话题里的内容由机器筛选匹配,按照一定算法出现在用户的视线里。

  用户可能关注“创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