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老林出现密密麻麻、纵深10多米的盗洞


 

  •  
   
 
 

 

  •  
 

 

 

 
 
 
 
 
 
 
 

 

 

 
 

 

 

 

 
 
 
 
  •  
 
 
 

 

 
 
 
     
 

 

 
 
 
 
 
 
 
   
  •  
   

 

 
 

 

 

  •  
     

 

 

 

 
 
 
 
 
 
 
 

 

 

 

 

 
  •  
 
 
 
 

 

 

 

 
 
 
 
  •  
 
 
 
 
  •  
 
 
 
 
 
 
 
 

 

 
 
 

 

  •  
 

 

  •  
 
 
     
 

 

 
 
 
  •  
 
 
 
 
 
 
 
 
 
 

  大伙都知道,稀土是国家严格控制开采的,开采必须由相关部门审批发证,并需要采取严格的环境保护措施。不过,最近在大埔县光德镇富岭村的村民却向《民生820》报料,说在他们那里有人就干起了偷采稀土的违法事情,让村民担忧是,不仅是国家资源被偷采,而且生态环境和水资源还遭到了破坏,让村民很担心。先来看村民提供的几段录像。

  从一张照片可以看到,简易搭起的竹棚内环境比较杂乱,一旁堆放着不少用蛇皮袋装着的物品,袋子上面写着“草酸”字样。

  在一块空地上,两个简易竹棚旁放着七八个铁桶,还有这两个人工围起的水池,水的颜色一个是乳白色、一个是墨绿色,照片中一条小溪的水被染成了乳白色。

  从一段画面可以看到,这里用沙袋围起了几块大小不一的空地,沙袋表面用迷彩棚网盖着,这个山坡上有很多大小几乎相同的洞,这些洞相隔不远就有一个。

  一条有成人拳头大小的水管透着水,一直往水池里流着,水的颜色同样是乳白色,水池中有很多乳白色凝固状的物体。在其中一段画面中,可以看到一辆钩机正在推倒这些简易搭起的竹棚和物品。

  刚才看到的都是当地村民给我们提供的画面。山坡上的洞、人工水池、还有被染成乳白色的水等等。村民说,这些都是偷采者偷采稀土所致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随后,记者来到了村民反映的地方进行调查。

  经过一段蜿蜒崎岖,只有一个车位大小的黄土山路,记者来到了村民所说的偷采稀土的地方。

  村民说,自从偷采稀土的事情被发现之后,通往“偷采稀土基地”的道路就被相关部门给截断,车辆无法通行,记者和几位带路的村民只能步行前往。

  就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记者看到,在山坡上相隔1.5米左右就有一个大小相同的洞,村民用绳子测量了一下,洞深大概有四、五层楼的高度。

  村民说,这些深洞都是偷采人员所为,深洞打好之后,偷采人员会连接相应的出口驳接较大的水管,然后往洞内“放料”。

  村民说,一般都是往洞里放些药水、草酸铵、碳氨酸等。村民告诉记者,这片山的深洞全部都是,水龙头可能是放了药水全部分化出来的,水管都有开关,一直通到下面的水池,水管里面的就是稀土。

  记者看到,在这个山坡上,像这样的大大小小的水管有很多,深山老林出现密密麻麻、纵深10多米的盗洞!山脚下还有实验室这是想干啥?密密麻麻驳接了很多分流口,记者透过一些裂开的水管内看到,里面有很多凝固状乳白色的物体。

  来到村民所说的“开采基地”现场后更让人触目惊心,村民告诉记者,当地政府部分知道有人偷采稀土后,就马上进行了取缔。虽然现场已是一片狼藉,还下着雨,但记者一进入到这里,马上就能闻到一种淡淡的类似药水的味道。

  在地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水管、电线,还有整包写着碳酸氢纳的东西。相隔不远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用沙包堆砌而成的人工水池,水池里有一些乳白色的沉淀物,水的颜色有黄有绿,看起来这里的环境比较糟。

  村民说,水池里沉淀的就是山上采的稀土,然后一层一层流到上面大池子,到这里最底下就是成品了,也就是稀土,可以出售。

  在一个水池旁边,记者还发现了一个经过伪装的简易竹棚,这个竹棚别看这么简单,里面可很不一般,看上去更像一个实验室,现场有一些用来做实验的器皿、试管,还有一些标注的化学试剂的用品等等。

  在这个“实验室”内,记者还发现地上堆放着各种塑料桶,桶里还装着一些溶液。再往里走,可以看到这个“偷采基地”确实不一般,规模不小,在长满各种植物的山坡上,被开出了一条小道,搭建起了这种经过伪装的竹棚。

  记者看到,竹棚被分为厨房和居住两个区域。住的地方非常凌乱,地上有很多被丢弃的被子、衣服、鞋等生活物品。

  在现场,记者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草酸71.75吨,碳铵是88.25吨。还有12月份到2月份的工资,加起来总共是30万多元。

  从笔记本上的记录的笔记来看,这里在去年12月份就已经存在了,偷采人员的吃喝撒全都在这里。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里相对比较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刚开始是有村民来这附近挖竹笋,发现这里住着三、四十人,村民不敢惊动他们,就赶紧打电话叫其他村民。然后村镇干部和派出所都来了,但是来到时这些人全都走光了。

  村民担心,偷采行为会给他们这里的环境和生态带来严重的破坏。村民带着记者,继续往茂密的山下走去,在沿途的山坡上,几根较大的水管和电线一直延伸到了山下。顺着电线和水管,记者又见到了一个比之前几个还要大的人工水池。

  村民说,这个水池是用来蓄水的,上面的水不够用,就把这里的水抽上去洗稀土,洗完就直接排到小溪,污染相当严重。而从水池到山顶的距离最少都有600米。

  记者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