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鲑都是溯河洄游的


  在法语里,海鲜叫做“ fruits de mer ”海里的水果。按照这个生动且形象的思路,三文鱼大概就是海里的牛油果?两者都含优质脂肪、生食熟食皆可,也有数不清的做法和搭配(它们还很适合互相搭配在一起)

  尽管最近有关三文鱼命名、分类、产地的各种议论甚嚣尘上,但我们在此讨论的是,仅是“Atlantic Salmon”大西洋鲑,鱼身闪亮,鱼肉粉白相间的那种,也叫“挪威三文鱼”。

  大西洋鲑(动物学名 Salmo salar,英文名 Atlantic Salmon)属鲑形目鲑科鲑属,主要分布于北大西洋海域和欧洲北部、北美洲东岸河流中,大西洋鲑都是溯河洄游的,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海水中。

  在英文世界,并不存在三文鱼(Salmon 的音译)和鳟鱼(Trout)的混淆现象。英文里,“Salmon”也就是鲑鱼,分为“Atlantic Salmon”大西洋鲑和“PacificSalmon”太平洋鲑(也就是大马哈鱼),前者很早就成了重要的经济鱼类,许多国家开始尝试人工养殖。

  早年间,大西洋鲑出口都是海运,到大陆都经由香港,就得到了一个粤语感十足的译名“三文鱼”。所以,在中文世界,三文鱼一开始就是指大西洋鲑(现在为了明确区分,商家又用“挪威三文鱼”作为大西洋鲑的商业名字),后来太平洋鲑的也成为经济鱼类,两种“Salmon”之间就有了些“误会”。被称为“淡水三文鱼”的虹鳟鱼,虽然肉质看起来跟挪威三文鱼很像,也很好吃,但并不能因此把两者看做一种东西,也不能生吃。

  总之,在众多鲑、鳟、Salmon和Trout里,大西洋鲑最有保证能够安全生食的品类。

  挪威有21000公里海岸线,贴近北极圈,海域温度低、挪威人严格保护环境,遵守适量鱼类捕捞规定,这些都保证了挪威三文鱼的品质。除了每年5-9月的野生三文鱼捕捞期,养殖是挪威三文鱼更稳定的来源,可以全年供应。

  作为世界上第二大海产品出口国,挪威在渔业和水产养殖管理良好方面全球领先,且有高标准的食品监管和严格的质量要求。上世纪八十年代,巴伦支海的鱼类资源急剧减少,挪威不得不采取行动,保证未来世代也能够享用来自挪威清澈冰冷水域的海产食品。挪威当局决定严禁向海水中丢弃废物,最终鱼类储量重新回升。

  挪威三文鱼自从采用了海水渔场养殖之后,就实现了全年的不断供应。一旦你选择了挪威三文鱼,就意味着你选择了新鲜、高质量且安全的海产品。因为挪威三文鱼养殖环境卫生并受严格监控,其达到了海产品的最高国际安全标准,所以生吃是绝对安全的。

  中国早在1985年就开始进口挪威三文鱼,现在是挪威三文鱼的第三大出口国。1998年出口到中国的货值只占挪威海产总产值的0.35%,总量不到7000吨,现在这个数字是7%,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三文鱼。未来,中国有可能会成为挪威三文鱼最大市场。

  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三文鱼?以至于商家恨不得给所有有点像它的鱼贴上“三文鱼”的标签?

  一方面,三文鱼可能是中国人最早认识的“进口海鱼”,并且赶上了从香港到大陆的“日料”热。日本人早前也因为寄生虫的问题不生食三文鱼。但1980年代起,由于挪威海产大力推广安全的冷水养殖三文鱼,日本人也开始喜欢上物美价廉的三文鱼刺身了,尽管很多日本的高级寿司店还是基于对传统的坚持只用本地海产,不选用挪威进口的三文鱼,但在全球各地的日料店和寿司屋里,三文鱼刺身和寿司都是比较普遍的。随着中国人对日本料理的热情日益高涨,好吃不贵的三文鱼就成了中国消费者中认知度最高的可以生食的鱼。

  另一方面,近年来乘着消费升级的东风,西餐厅和西式简餐在国内逐渐普及开来,人们越来越关心自己和下一代的饮食健康和营养,三文鱼也成了健身人士和儿童健康食品的首选。

  这种少刺、易烹饪、且口味很具有普适性的。

相关文章